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当たり前のことを当たり前にする

早晨起床,到廁所照鏡子,用自來水沖臉,用洗面乳搓滿整個手掌的泡沫均勻塗抹在臉上,用清水沖掉,再用熱水仔細地刮掉鬍子。時間在走,陽光的角度沒有差錯不會轉彎,很自然地生命醒來,意識存在。首先確認的是這些東西,晃一晃腦袋,拍拍臉頰,沒有造假,我還在。

我還在,代表著什麼?代表著我還欠了機車罰款9700元;前天錢包遺失,裡面有一張身分證、學生證,100元現金和儲值300元的悠遊卡;亞太的手機遺失,辦卡要300元,手機最便宜3000元;電話帳單還未繳清,不清楚是多少錢;同學借我名字辦的手機不去繳費加上違約金共7000元,迫使我非出面不可;租屋處的室友以奇怪的理由要求繳納我並未使用的第四台服務費用390元,還不算我只搬進去一個月卻必須繳納兩個月的電費、瓦斯費這件事。

我還在,簡直像一張月底的欠費明細表,寫滿了稀奇古怪的數字和莫名奇妙的字眼與名目,那跟我彷彿沒有真正的關連性。為什麼我非得要和這些東西有所謂的關連性呢?

當然,即使你不去造成別人的困擾或是什麼的,這世界依舊不會放過你。簡直就像是無賴的黑道臉上漾著噁心的微笑滿不在乎地告訴你,離開我們等於背叛,背叛者會有什麼後果似的。麻煩的事會相繼不斷地找上門來,粗暴地踹你的門,叫嚷著,喂,給我出來!醒過來,看清現實吧。

於是我把自己犯的錯與那惱人如同吸血僵屍般不斷地傾斜過來的那些麻煩,分開來檢視。發現即使任何一天,我從醒過來開始,就已經被那些非我所能控制的東西給團團包圍。必要的時候是不是非得不接電話,躲在家裡,或是逃離到無人島?讓你再也接收不到所謂的噩耗?

於是時間在走,電腦螢幕裏的百分條像新手廚師用顫抖的手拿著水瓶,忽快忽慢地拉長那百分比的數字,而處理數據就像在處理垃圾般乾淨俐落。想到那些在夜裡傻傻地望著電腦的彼方,彷彿期待隨時都會有新的驚喜像禮物那般跳出來。

或許。我們必須更獨立,更強壯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