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3日 星期一

島嶼的理解

「人不是島嶼。」確實聽過這樣的說法。

不自覺地竟然想起海洋和那周圍應該有的具體事物。深藍色布景上層疊的山巒似的白色浪花裡浮現異常清晰的島的模樣。島的隔海有隱約的大陸輪廓,像濃霧裡的船隻,似乎不是很清楚的樣子。

從春到秋初,只是坐在屋簷下,大門栓得緊緊的。島這樣心想:如果不離開不行吧。於是下定決心,解開大門的鎖。

但是該到哪裡去呢?島把大門打開,把大門關上,大門被打開、又被關上,但島仍然沒有離開。

島讓某些東西進到裡面,又讓某些東西離開裡面,以島來說,出境或者是入境,作為同一件事來講,純粹只是一行字由右邊讀起或是左邊讀起的問題罷。只是很自然地將本身變作類似細胞膜的那種媒介,開放或者封閉,對島的生涯只能說是某一階段性的事物,因為島畢竟還是島。

屋簷下有海洋,大門是海洋,島畢竟還是島,島心想,或許血液裡帶有孤傲性格吧,與其他人來講是與眾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