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0日 星期二

Getting Better

事情會好轉的,每分每秒都在好轉,這麼說的同時,是明知道事情再也不會好轉而這麼說的。

讓絕望變成身體裡的一部分,卻好像他同時擁有存在。我已經想不到更多的理由來說服我自己了,寧願那樣荒謬的事就地發生,長出枝枒,結出果實。

這之中是極自然的,沒有「即使」這樣字眼的。

Marco喜歡觀察人的行為上的矛盾,然後在心底暗自地拼湊著事實被嘲諷的模樣。一般人會被稱作所謂一般不是沒有道理的,一般性的終究只是一般性,Marco心裡這麼想著,即使像是被世界貼上某些眼光也是極其光榮的事,因為終於擺脫了資源回收的分類箱裡的成堆的廢鋁罐似的同質性,何樂而不為。而世界也不過是更多的鋁罐所組成的罷。

他們不過像是艾略特所說的《空心人》,僅僅是空心的人,填充著稻草而已。沾滿黏液成堆的鋁罐,他們友善親近,相互信任,欣賞對方罐身的品牌與低級的原料。

這必然是世界結束的方式之一。Marco自顧自地讀著英文詩:

We are the hollow men

We are the stuffed men
Leaning together
Headpiece filled with straw.

Marco躺在沙灘上,讓細砂沾上他的牛仔褲、襯衫、黑頭髮。這一切都是想像力造成的,而不是任何技術的問題。

"Everything around us is getting better. " Marco whisp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