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9日 星期六

空蕩與溫度

感覺上,不管是目標或感動,似乎都微微地偏差了,偏差到某個氤氳私心的位置,是那樣的私心讓我存活下去,讓另外一種感動也得以繼續存活下去,從而變得無懈可擊,變成一種使命。我能感覺到妳的體溫在快樂的肌膚底下沸騰。

那群人類在冰冷的早晨被喚醒,用公廁門前附有的兩個洗手台的冷水刷牙、洗臉,然後在接下來的一天中不斷地換裝與無數次跳脫自身的軀殼,用假設出來的情緒掩飾自我脆弱的特性,因為不斷地假設與憤怒,變得對喧譁不再起心理或生理上的反應,非機械式的強調,只有沮喪的高高低低,與心跳的起起伏伏。

在接近早晨的時刻用半強迫式的睡眠或清醒,不管是睡眠或清醒都是拉扯的,這群人類只能拉扯,用奇怪的姿態或體位,非自然的房間瀰漫著能把十二顆心一次攪碎的逆風,把時間拉長或是扯掉腦袋上掛的關於那些流逝不停的東西。他們缺乏了一開始就應該存在的元素,所以只能一直虛弱下去。

這群人類最後等到了來自外星的訪客,外星的訪客帶給了這些人類所缺乏並極度渴望的東西,自信與熱情。

那些人類被早晨公廁前洗手台的冷水撕裂成好多片的東西,幾乎變成冰凍的產物。而外星人帶來了會散發光和熱的活生生的心臟,人類的某些部分因為溫存的跳躍而蘇醒了,給了外星人的東西像是意義,想到即使流淚了,也不會再結冰了,像是那畫著同心圓的愛撫,親切的溫度。


就如同妳給的一般。

and when i touch you i feel happy inside
it's such a feeling that my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