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4日 星期三

老師之死

「再也沒辦法了吧。」只消轉眼的時間,天空變得陰鬱,何以變化得如此突然呢?


「彩虹似乎太早出現了?」妳這麼說。

我抬頭看向另一邊的天空,對於如此巨大的虹橋,驚訝於自己竟然提不起絲毫的興趣。那確實是一道美麗且巨大的彩虹,清晰而貼近 。空氣潮濕而冰冷,濕冷的風吹起,像是冰絲竄入太陽穴,撥弄一根根的弦,敏感的神經的某些部分。

有點弄不清楚為什麼非得到這裡來哪!

為了吃的東西吧。曾經與她一起過的,熟悉的東西。有時候其實也不是那麼熱衷於探討關於生命的意義這回事。


可是總是會覺得寂寞呀。妳說。

總是開著電視睡覺嗎?

我?怎麼說呢,並不是經常。

音響呢?

不管怎麼,還是需要音樂的呀!

聲音陪伴的感覺,才不覺得那麼樣的無助呢。我指的音樂不是說那種所謂的沙發音樂,我還是比較喜歡吵一點的,搖滾還是龐克之類的。有時候其實外在的寧靜並不是真的寧靜。

耳朵裡的喧譁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力量,就像是涓細的水流那樣,如此舒服和擁有包覆全部的錯覺。

小時候總是一個人坐在電視機面前,聽著不間斷的新聞播報聲,好像整間屋子就是這麼熱鬧,主播和記者的聲音與腔調,在空蕩的屋子像是溫暖的幽靈,撫摸像看不見也聽不見。

我在想那不只是聲音吧?

彩虹像是過多水份的油彩,另一邊給浸濕了去。

雨晴後的風,吹散模糊如油畫般的彩虹,也吹散了我對她的思念。

那是在某一天的某個場所。某一本書的某一句話使我想寫出這些東西。

「老師之死」為芥川的某短篇小說的段落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