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0日 星期二

你的微笑像朵花

翹掉無聊的歷史課吧,反正又不點名,他心想著;想著那些似乎理所當然而不是該不該的所謂抉擇,事實是這樣,他清楚明白,根本沒有所謂抉擇這回事,意志是怎麼說的?只有想或不想。而他很想。

看著左手腕上的錶,時針快要逼近兩點,時間差不多了,他等待著什麼,他不斷地從袋裡掏出手機盯著看,他怕自己一時的疏忽會漏失了什麼。而他開始有點坐立難安。

從窗口望出去是萬里無雲的晴朗,就如同平常一樣,三三兩兩的人群在路上走著,或坐或站天或發呆,平靜得反而令心情忐忑不安。

一陣詭異的震動聲響從他牛仔褲的後口袋緩慢地爬行出來,打來了,他趕緊伸手去接。

「喂?」

「喂,你在哪?」

「喔,我在圖書館。」

「喔,好,我去找你。」

「好,掰掰。」



等待要到三點四十分的七八節通識課,兩個人沒有目的地在校園裡閒晃著,那是有著陽光很舒服的午後。

「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吧。」她說。

「那不如就坐那吧。」他指著草地上一顆大樹下類似涼亭的木製桌椅。

「不要,我不喜歡坐在野外,我怕有蟲。」

「那請問哪裡有室內可以坐阿?」

「反正我們再走嘛。」

「喔,隨便阿。」


他們坐在管院前那排停滿腳踏車旁有遮雨蓋的長椅上,隨便聊著天;他調皮地一邊用左腳的鞋子推著她的右腳,鬧著勾起她的右腳搖來搖去,一邊和她說著話。

他看著她漂亮的臉龐,腦袋一時突然湧進很多很多形容詞,卻要抓不好怎樣正確的詞彙,而陽光弄得他很舒服,和她坐在一起的感覺是柔軟。

他想起一首歌,叫作「妳的微笑像朵花」,他不記得歌詞是什麼了,他只記得那是種很春天的感覺,在活潑的曲調中跳躍。

像是裝滿氣泡的碳酸飲料,俏皮地在空氣中打滾,一次就想灌光的美妙,他的臉龐面紅耳赤。


是這麼唱的吧:

你知嗎﹖
你最迷人是你回望那帶笑眼神。
那刻已被你迷魂,為了你甘願受困。
可惜我另有愛人,實在讓我最頭暈,怎可以共你蜜運﹖
望你可給我熱吻。

願明日能再見,你迷人的嘴臉,我現時就要叫,想起你就要跳。